七星彩500期走势图
南方雜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頁
往期
南方
雜志簡介
單位公告
官方媒體

晚輩眼中的方漢奇:他樹立了 “學者標桿”

2019-03-25 來源:南方雜志 作者:劉艷輝

  從教60余年來,方漢奇執著守望新聞事業,辛勤培育新聞人才。2016年,從教65周年紀念大會上,方漢奇感慨萬千:“看到自己的接班者、后繼者成長起來,把學科推而廣之,在教學研究和學科建設方面發揮作用,倍感欣慰,深表感謝。”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的學生說:“先生的學問是大海,我們只是從大海中汲取了一瓢水。”

  “打深井,多做個案研究”

  上世紀50年代,為研究太平天國運動的宣傳活動,方漢奇把所有能夠見到的研究成果和歷史文獻資料統統找來,從頭到尾花了四個月看了一遍,結果只寫出一篇3000字左右的文章。

  看似付出與收獲不成比例的背后,是方漢奇“有一份資料說一份話”的堅持——只有把材料充分占有,觀點才能站得住。事實上,他的辛苦沒有白費。半個多世紀以來,關于太平天國這方面的研究,除了那3000字外還沒有新觀點出現。

  在研究方法和思路方面,除了對史料充分重視,他提倡“打深井,多做個案研究”,并且身體力行“六新”——做出新概括、做出新分析、運用新語言、補充新材料、提出新見解、得出新結論,對后輩影響深遠。

  例如,他幾經奔走,查證民國時期著名報人邵飄萍系中共黨員,于1986年發表的論文引發極大關注。又如,2007年他采納新史料,直接推翻自己的結論:“我一直以為胡政之是采訪巴黎和會的唯一一位中國記者,最近看了一些材料,發現不對了,至少是沒有完全說對。”

  “路邊的桃子已經被前人摘了,需要你再去發現、另辟蹊徑。”多年前方漢奇說的話,他的學生仍記憶猶新。在指導學生過程中,方漢奇同樣堅持細細梳理前人已做過研究的時代、區域、個案,幫助學生選好突破口。

  他帶的博士生、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彭蘭記得,在國內新聞傳播領域,方漢奇是最早開始關注互聯網的學者之一,早在1996年,就發表了文章《電腦網絡、電子信和發展中的電子報刊》。正因如此,他鼓勵彭蘭發揮自己的特長,對尚是新事物的網絡媒體開展研究。

  有意思的是,方漢奇對這些治學和教學方法的命名,都非常形象、頗有新意。與“打深井”相對應,關于上課,方漢奇亦有自己的“套路”——課堂上給學生“講一桶水”,自己要準備好“十桶水”。

  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王明亮的導師劉家林教授,雖未在方漢奇門下攻讀學位,但曾在1983年中國人民大學新聞進修班受業于方漢奇,被其人格魅力和學問所影響,從此便視方漢奇為自己的業師。劉家林告訴記者,自己上課正是靠著這條“祖傳的秘籍”,一般45分鐘的課都按50分鐘甚至一小時來準備,寬打窄用才不會 “一點突破,全線崩潰”。

  “提攜后人是他的一種習慣”

  鄧紹根,現任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2001年鄧紹根正在福建任教,歷史學碩士出身的他,久聞方漢奇大名,想要報考他的新聞史方向博士生。由于不知道方漢奇的住址,鄧紹根就寫信到了人大新聞學院。沒想到很快收到回信:鄧老師,歡迎你來報考。

  “中間我們有兩三年的書信往來,能與一個大家平等交流,對晚輩來說是非常大的激勵。”鄧紹根說。在方漢奇不斷鼓勵之下,2005年鄧紹根終于考入“方門”。對此,鄧紹根認為,這是他人生的一次重要轉折點。

  “所有的求助在先生那里都有下文。提攜后人是他的習慣。”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王潤澤教授說,“學術之最高境界為‘至善’,是道德文章的高度統一。在方先生這里,我看到了這樣的統一,他樹立了‘學者標桿’。”

  對前輩,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對同輩,人之彥圣,若己有之;對晚輩,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于弟子……這三句話,方漢奇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過,也是他一直秉持的做人和治學態度。

  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教授吳廷俊,雖不是方漢奇指導的博士,卻常自稱“方門弟子”,主要原因是曾獲得方漢奇的無私幫助。當年,他準備研究新記《大公報》的歷史,方漢奇得知后馬上翻箱倒柜找了一大包原始資料送給他。吳廷俊坦言:“當時感動得一塌糊涂。搞史學的人把一手史料無私相贈,是很不容易的。”

  20世紀80年代,方漢奇在《中國古代報紙始于唐代考》等文章中提出,中國最古代的官報是唐朝的“進奏院狀”,原因是進奏院是封建官報體系中的一個重要環節,這一點在宋朝體現得非常明顯。現任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彬,是方漢奇指導的博士,卻對方漢奇的觀點提出不一樣的觀點。李彬認為,唐宋兩朝的進奏院狀是有區別的,在唐朝還沒有一個上都進奏院來管理這些進奏官,實際上相當于在首都的進奏官發給地方長官的情報,所以應該是“新聞信”。

  “在這一點上,李彬在我的研究基礎上超過了我,這很好!”方漢奇從善如流,在后來的教學教材中,都積極采納學生的一些觀點。在他看來,學術研究應該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如果是“黃鼠狼下耗子——一窩不如一窩”,那就沒戲了。

  人生導師

  方漢奇與赤足學子的故事,很多人都聽過。

  1965年春夏之交,方漢奇帶領學生到大公報社印制車間參加勞動鍛煉時注意到,來自粵東惠來的學生余炳榮基本上沒有穿過鞋。原來,他只有一雙傳了幾代人的軟膠底鞋,天冷時才不得不穿幾天,赤足是常態。了解情況后,方漢奇就把自己的兩雙皮鞋包好,在其他同學不在時塞給了這位“小老鄉”。

  看出學生的猶豫,方漢奇安慰他:“北方冷,不比潮汕老家可以打赤腳,一年四季必須有鞋子穿。你放心,這兩雙鞋子給了你,我總不至于赤足吧!”

  幾十年來,無論是在學業上還是在生活中,方漢奇對晚輩像家人一般照顧得細致入微,給很多人留下了難忘的回憶。

  陳昌鳳,現任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常務副院長,中國新聞史學會會長。1995年,尚在讀博的陳昌鳳要去香港調研數月。方漢奇在幫她聯系了一些重要人物之后,怕她臨時兌換港幣不方便,還把一個裝著200元港幣的信封交給了她,并小聲道:“別讓你師母知道,這是我的私房錢,買書零花方便些。”日后,陳昌鳳不覺間向媒體道出這個秘密,結果方漢奇很快發來一封郵件,說“小金庫”因此被曝光,“損失”慘重。

  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新聞系主任林愛珺,和方漢奇的接觸并不算多,但是卻意外受助于方漢奇。2012年,林愛珺榮獲第六屆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當時雖未與方漢奇謀面,方漢奇卻是該獎的評委。后來的初次溝通中,方漢奇聽說她要去賓夕法尼亞大學訪學,還沒找到房子,就安排自己的學生、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趙云澤幫她找房子。林愛珺頓時嚇了一跳,“這么大的腕兒竟然出手幫忙晚輩找房子,有點不可思議”。

  “方先生擁有這么高的聲望,不光是因為學術上的成就。”在中國傳媒大學新聞學院教授李磊看來,方先生給不知多少不知名的學者、學生回過信、編過稿、推薦過發表的機會,給不知多少個學術單位和教學單位提出過很好的建議,很多學校申報碩士點、博士點,都得到過方先生無私指點。

  “與人為善,廣結善緣”——當年,方漢奇送給鄧紹根的這八個字,也濃縮了方漢奇的為人處世之道。他不僅成為學生們學業上的導師,更成為了他們的人生導師。

網編:陳冰青

  • 本網站由南方雜志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備案號:粵ICP備10025432號

    中共廣東省委主管主辦·南方雜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雜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

    七星彩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