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500期走势图
南方雜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頁
往期
南方
雜志簡介
單位公告
官方媒體

省直干部在新豐

2019-03-11 來源:南方雜志 作者:劉龍飛 盧益飛

  2016年4月,根據省委、省政府統籌安排,多個省直部門向新豐縣7個省定貧困村派出駐村干部。三年來,十幾名“省城仔”在新豐擼起袖子、留下足跡,在新時代的土地上播種出豐收的希望

  ◎《南方》雜志記者/劉龍飛 見習記者/盧益飛 通訊員/陳志佳 發自韶關

  ◎本文責編/李焱鑫

  2月21日上午,當《南方》雜志記者在韶關市新豐縣豐城街道紫城村見到省民政廳駐村扶貧干部劉志才時,他剛帶著兩個同事從村里“串門”回來,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臉上寫滿了疲憊,也寫滿了興奮。

  “昨天省扶貧考核工作小組結束了對紫城村三年扶貧工作的考核,各項成績都比較令人滿意。今天我帶著新來的同事提前熟悉一下情況,力爭做到‘無縫對接’。”在劉志才身邊的,是即將接替他在紫城村繼續開展扶貧工作的省民政廳兩位干部。

  過完年就立即回到村里,一直忙著準備扶貧驗收工作,考核剛一結束,又馬不停蹄地向提前過來熟悉情況的新同事“交班”。近半個月來,劉志才幾乎沒有休息過一天。對他來說,盡管三年駐村扶貧工作即將畫上句號,但這場“和時間賽跑,與困難斗爭”的戰役,不取得最后勝利決不能有絲毫松懈。

  過去三年間,正是懷著這樣的緊迫感和使命感,劉志才等人讓紫城村的面貌不斷發生變化。即將開始的新扶貧階段,劉志才等人又將這種緊迫感和使命感傳遞給了新的扶貧干部,讓更多美好希望加快變成現實。

  2016年4月,根據省委、省政府統籌安排,多個省直部門向新豐縣7個省定貧困村派出駐村干部。三年來,十幾名像劉志才一樣的駐村干部在新豐擼起袖子、留下足跡,在新時代的土地上播種出豐收的希望,成為當地脫貧攻堅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扶貧路”

  從廣州到新豐縣城只有100多公里路程,但進入這座山區縣后,到處都是崎嶇曲折的山路,險的地方甚至一公里就要轉好幾個急彎。三年來,十幾名來自省直單位的駐村干部就是在這樣的道路上來回奔走。

  2016年4月,省僑辦駐村工作隊進駐梅坑鎮長江村,李旸擔任駐村工作隊隊長兼第一書記。長江村是革命老區村,全村700多戶3000多人,由于歷史因素制約,加上地理位置偏僻,村民和村集體經濟收入水平低,貧困村民較多。

  從進駐村里第一天開始,李旸和隊員們就一直在為貧困戶如何脫貧、村里如何發展著急,三年來,他們幾乎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就是多跑、多問、多想、多做。

  剛到村里的前幾個月,工作就是沒日沒夜挨家挨戶走訪,這是為了徹底摸清楚情況、精準施策。確定幫扶思路之后,又要為各個項目的落地來回奔波。三年來,在李旸等人的奔波下,長江村集體回購兩座水電站,解決了集體收入不足的難題;推進產業發展,為農村經濟發展注入了動力;建設安全住房、安全飲水、文化教育等多個便民項目,使村里的公共服務水平有了很大提升。

  “李書記差不多過一段時間就會來看看我,不僅幫我解決了生活上的困難,也經常在精神上鼓勵我。”長江村貧困戶黃永良說。因為身體殘疾,他曾經對生活失去了信心,但在駐村干部的幫助和鼓勵下,黃永良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提升,生活態度也變得樂觀起來。

  長江村有一些村民小組比較偏僻,而且很多都是山路,為了工作方便,李旸從駐村開始就把私家車開到村里使用。“三年前剛來的時候車的里程表顯示是4萬多公里,現在到了15萬公里,絕大多數就是在村里跑出來的。”

  事實上,深入貧困戶家里了解情況,為發展項目來回奔波,這是每一位省直干部在新豐的共同經歷。而他們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是對農村發展提出的一個個“金點子”,也是當地村干部和村民對他們的好評。

  馬頭鎮大陂村委會主任黃勇至今清晰記得,三年前,省委宣傳部駐村工作隊隊長兼第一書記李軍等人剛一到村里,就第一時間和鎮村干部一起走進貧困戶的家。由于山路崎嶇,村民居住分散,駐村工作隊花了兩個月才最終確定貧困戶信息。

  三年來,省委宣傳部駐村工作隊走遍了村里每一戶,針對村里的發展開展了多項工作。“駐村工作隊隊員非常負責,對大陂村民的大小事都很關心。”黃勇說。2018年2月13日,當時已經是臘月二十八,大陂村突發山火,得知情況之后,李軍立即從廣州趕回大陂村。兩個駐村工作隊成員都有小孩在這三年間出生,但因為忙于工作,他們也沒有多少時間回去照顧。

  從難點中“精準突圍”

  對很多省直干部來說,路程上的遙遠、生活上的不適、語言上的障礙,這些困難不難克服,但如何找準扶貧的切入口,啃下“硬骨頭”,才是工作中最大的難點。

  功能完善的休閑廣場,寬敞整潔的水泥村道,一排排精美別致的農村小洋房,一應俱全的綠化、亮化、硬化等配套基礎設施……走進今天的大陂村,這些呈現在眼前的景象,讓來到這里的每一個人眼前一亮。

  很難想象,就在三年前,大陂村的面貌還完全不同:村容村貌整治、人居環境改善,曾經是這個村一直難以突破的問題。

  “剛到大陂村時,道路十分難走,沒走幾步路,鞋上便沾滿土,特別是一下雨更是泥濘不堪;豬欄、廁所隨意搭蓋,糞便、污水四處流淌,臭氣熏天。”李軍回憶,面對這樣的情況,工作隊到村后不久就專門和“兩委”干部一起開會,與群眾座談,詳細了解村莊的基本情況,研究制定了切實可行的改造方案。

  安裝路燈、修筑河堤、修建文化活動場所、修建自來水工程……三年來,在駐村工作隊的努力下,大陂村的村容村貌得到巨大改變,帶動大陂村精準扶貧和新農村建設工作走在全縣前列,創造出令全縣驚嘆的“大陂速度”。

  同時,針對農村精神文明建設的難點,著力凸顯與省委宣傳部優勢相契合的扶貧特色。組織廣東“紅色文藝輕騎兵”音樂小分隊,省廣電局、省電視臺、省書法協會等走進大陂村開展活動,省文明辦連續兩年為村民送上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新春掛歷和臺歷,省舞協專門在村內設置“舞蹈教室”,義務教村內學生跳舞,大力推介優秀的文化產品和文化服務。

  在調研中發現工作中的難點,在思考中尋找突破口,像省委宣傳部駐村工作隊一樣,不少駐村工作隊也在不斷探索中找準了當地的發展思路。

  2016年4月12日,是省建工集團駐村干部胡紅軍記憶最為深刻的一天。就在這一天,他和省建工集團的另外兩位扶貧干部來到馬頭鎮桐木山村。

  “其實前一天我才知道具體要到哪個村莊搞扶貧。”胡紅軍說。知道幫扶對象是桐木山村之后,工作隊三個人立刻分工,有人在地圖上找位置,有人在網上查資料,大家一致決定第二天就趕到村里開始工作。

  在兩個月的逐戶走訪中,駐村工作隊不僅詳細了解貧困戶的基本情況和訴求,同時也了解到,這是一個外出務工人員多、土地較少、基本沒有經濟產業的村。這樣的村如何找到扶貧突破口?胡紅軍當時有點一籌莫展。

  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根據當地種植特點,駐村工作隊最終定下“種植包心芥菜”這個解題思路,但項目推廣卻經歷了不少波折。2016年,只有五六戶農戶參與這一項目的種植。2017年,種植規模擴大,種植面積達到了20余畝,但由于天氣原因錯過了最佳收割時機,導致收獲慘淡。

  “農民的積極性很容易受到打擊,要扶持產業發展,首先就要保護他們的積極性。”胡紅軍說,在包心芥菜種植的推廣中,他們始終關注著村民的想法,為這一項目的發展小心護航。2017年,駐村工作隊為歉收的農戶提供了補償。感受到駐村干部的誠意和努力,2018年,包心芥菜種植面積迅速擴大到50余畝,一畝便可以獲得三四千元的收益,項目終于步入正軌。

  盡管在剛剛結束的扶貧考核中成績優異,胡紅軍還是主動要求留下繼續參加下一階段的扶貧工作。對他來說,剛剛過去的三年,只是為村里的發展打下了一個基礎,接下來還有更多的事情要繼續推進。

  “對新豐縣大多數發展較慢的村來說,村容村貌、產業發展、集體收入等都是扶貧工作中的難點。省直單位扶貧工作隊的一些探索經驗,對全縣其他村的發展都有很好的借鑒意義。” 新豐縣委農辦主任溫巧靖說。

  “幫扶到了群眾心坎上”

  百姓的“表情包”,是脫貧攻堅的“晴雨表”。對三年來在村里忙碌的這些駐村干部,村民們經歷了從陌生到熟悉的過程,而更令他們高興和感動的是,在這些“省城仔”的幫扶下,自己生活的家鄉正不斷發生變化。

  說起省國資委駐村工作隊隊長陸磊光,梅坑鎮大嶺村村干部陳麥海尤為敬佩。她告訴《南方》雜志記者,雖然村委會居住條件好一些,但從進村扶貧第一天算起,陸磊光在條件十分簡陋的村小學一住就是三年。

  “主要是因為有一戶患有精神疾病的貧困戶就住在小學附近,他為了工作方便。”陳麥海說,這位貧困戶有精神疾病,經常會發病,村里很多人都不敢長時間接觸。但陸隊長不僅住在附近,還經常去他家串門。三年來,駐村工作隊幫他聯系治療,幫他家里解決生活難題,現在這位村民的身體狀況已經穩定了很多,家里生活也好了起來。

  吃住在村里、工作在田頭,及時、準確了解貧困戶的狀況,讓駐村工作隊能對村里的貧困戶精準施策,也讓大嶺村不少貧困戶的難題得到了切實解決。

  大嶺村貧困戶朱秀娣之女朱碧紅因貧休學,在了解情況后,在扶貧資金還沒有到位的情況下,駐村隊特事特辦,先行墊付資金。并與廣州醫科大學校方取得聯系,幫助其重返校園,后又幫助其在廣州就業,獲得了穩定的收入來源。

  如何做到讓群眾更滿意,如何將幫扶工作與村民的需求結合起來,這是很多駐村扶貧干部不斷思考和探索的問題。

  在紫城村,駐村工作隊利用省民政廳的部門特長,設立了廣東民政社工“雙百計劃”紫城村社工服務站點,明確扶貧濟困、助殘解難、義務幫教、黨群志愿涉軍服務等職責任務,打造“社工+黨建+扶貧+志愿服務”模式,為弱勢五保低保戶、黨員退役軍人、留守老人、婦女兒童等弱勢群體開展了一系列活動。

  “扶貧隊的這些做法真的是幫到了我們的心坎上。” 紫城村多位村民從這些措施中得到了幫助。如針對留守兒童開設的“五點學堂”,在學生放學后由社工站組織課外學習,不僅豐富了留守兒童的課后生活,讓他們課后在一起合作學習,也有助于解決留守兒童的教育問題。

  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駐村工作隊隊長黃偉生介紹:“我們十分重視村的整體規劃,早在2016年,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根據村的環境稟賦和優勢,我們就對村作了整體規劃,改變了以往無序建設的局面,明確了村以鄉村旅逰作為長遠發展的思路,并且建立了項目庫。一項一項推進,一張藍圖干到底。”

  新建三層面積690平方米的黨群服務中心;組織村民完成200多戶危舊磚瓦房的拆除;幫助村建設農田水利設施,460畝耕地因此受益;鋪設供水管道1萬多米,解決村民期盼多年的安全飲水問題;建設梅坑河(梅坑村段)消能防沖分級蓄水工程,提高防洪防汛能力,保證農田灌溉;新建村文娛活動廣場6個、文化室7間、停車場6座,新安裝太陽能路燈136盞……在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幫扶的梅坑鎮梅坑村,三年來一系列基礎建設落地,讓村民紛紛點贊。

  梅坑村黨支部書記李海標說,之前村里最大的問題就是基礎建設很差,在駐村工作隊的幫助下,村里變化非常大,“與三年前相比,可以說是煥然一新,村民們對這些工作非常滿意,評價非常高”。

  建立“造血”長效機制

  據統計,三年來,7個省直單位對新豐定點幫扶的村莊平均投入資金超過1000萬元。各個村莊基礎建設顯著改善,貧困群眾的獲得感和滿意度大幅提升,脫貧攻堅取得階段性成效。

  通過打造產業項目,激發村莊內在“造血”能力,是多個駐村工作隊工作中的顯著特點。了解到村里有零散農戶種植砂糖橘、中藥、馬蹄的歷史,中國銀行廣東省分行派駐沙田鎮長引村駐村工作隊在扶貧中將扶持和發展水果產業作為工作重點,對有實力的種植大戶發放貸款,擴大種植規模。近兩年來,村民發展砂糖橘和百香果的產業熱情較高,砂糖橘種植達到250畝,百香果達到30多畝,村里水果產業初具規模。

  與長引村一樣,在省直單位幫扶的每一個村莊,都有不少已經走向成熟的項目,如水電站、光伏發電站、種植項目、養殖項目、旅游項目等等,有些已經成熟并產生穩定收益,有些已經做好規劃,還有些正在加緊建設。這些造血型項目對村莊的長期發展,無疑具有巨大的動力。

  而加強黨建,打造一支“帶不走的隊伍”,更是駐村工作隊激發村莊“造血”能力的另一個重要發力點。2018年4月16日,在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駐村工作組的關心支持和大力推動下,“幸福習學堂”在梅坑村成功開辦,這是在全省村一級率先成立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宣講陣地。截至2018年底,梅坑村黨支部先后協助組織了56場次主題宣講活動,參加人數達1600多人。該項目被韶關市評為市基層黨支部組織生活創新案例。

  “解決扶貧問題首先要解決村干部的問題。”劉志才表示。在開展幫扶工作的過程中,省民政廳駐村工作隊通過一系列措施規范了村集體的辦公方式。駐村工作隊為村集體扶貧資金的使用制定了資金管理制度,為紫城村扶貧項目招投標尋找投資代理機構,通過上下班打卡制度提高村干部的服務意識。這一系列措施帶動了村務規范制度的發展,提高了村干部工作的積極性。

  在胡紅軍看來,幫扶工作是暫時的,推動農村發展的關鍵還是要在村里打造一支有能力的村干部隊伍。“發展經濟,增加貧困戶收入;開展新農村建設,改變村容村貌;開展基層黨建。”這是胡紅軍提出的桐木山村三大發展目標,“其中,基層黨建是各項發展的根本保障。”

  三年的時光轉瞬即逝,省直干部的腳步與汗水中,是新時代的土地上播種出的豐收希望。“在三年脫貧攻堅中,各省直幫扶單位和駐村干部強化責任擔當,互相交流互相學習,帶著對群眾的深厚感情開展工作,為新豐縣的脫貧攻堅工作作出了重要貢獻,也給新豐的扶貧工作提供了寶貴啟示。”新豐縣委書記劉祥鋒說。

網編:陳冰青

  • 本網站由南方雜志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備案號:粵ICP備10025432號

    中共廣東省委主管主辦·南方雜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雜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

    七星彩500期走势图